落秋中文 > 言情小说 > 酒娘子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初次雄起显怒威

第三百七十三章 初次雄起显怒威

一秒记住【落秋中文】www.luoqiu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闫翠儿一愣,旋即缩回手。

    杜九妹的眼神,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闫翠儿不敢造次。

    杜九妹眯着眼睛,右边嘴角上翘,挺直腰背,转身离开,走了出去!

    文淑梅也吓了一跳,平日里见杜九妹都是和和气气,性子很好,从来不跟别人脸红,更别说发脾气了。连文淑梅都觉得杜九妹是个纯朴的姑娘,在乡野长大的女子,柔顺没有脾气。

    可今日一见,彻底推翻了之前的看法。之前的好脾气,温顺的小猫,而是一只母老虎啊!脾气厉害着呢!

    文淑梅看了几眼闫翠儿不停变换的脸色,很是解气,哼,自己做错了,还想耍横,也不看看这是在谁面前。

    杜九妹可是广陵王的亲孙女,她闫翠儿有什么资格在杜九妹面前摆谱。再说了,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她们自己的问题,夫子给出评分,也不是杜九可以左右的,凭什么对杜九如此无礼啊!

    闫翠儿平日里在背后里颇有几分看不上杜九妹,今天受到刺激,终于没忍住。原本以为杜九妹是个没脾气的,今天才意识到看走了眼。

    这杜九妹也没让她失望,果真给了闫翠儿脸色看。

    哈哈, 大快人心啊!让闫翠儿还敢不敢孤立她和杜九妹!

    等到杜九妹和文淑梅都走了,闫翠儿一气之下撕掉了成绩单。闫翠儿身后的闫家,虽然比不上吴家,但也是当地的望族。

    不过这闫家还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闫家除了一个做太妃的女子。虽然先帝已经去世,但正是因为这个太妃,闫家才能在短短的三十年间由一个小小的书香门第,壮大成广陵王前几名的望族。

    这闫翠儿什么都学得非常好,成为家族里面重点培养对象,将来也是要去京城进宫的。闫翠儿身边有两个嬷嬷,都是闫太妃亲自从宫里选出来。专门交代闫翠儿,希望闫翠儿可以延续闫家的荣光。

    当然了,晋武帝年事已高,培养闫翠儿不是给这一任的皇帝准备的。而是给皇子们准备的,新一轮的争储拉开序幕,又到了下注的时候了!

    之所以如此重视贤德苑的成绩,正是为了得到更好的名声,这样才能引起那些青年才俊的注意。为以后的富贵之路。 做好准备。

    现在她的骑射成绩,有一次下等,很可能在年底评定的时候,只能得到中等的成绩。这在一直追求优等的闫翠儿来说,不能接受。

    原本以为杜九妹好欺负,故而耍了脾气,以为杜九妹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不敢跟她顶嘴。可今日万万没想到,她不光被顶嘴,反而在面对杜九妹的咄咄逼人不敢反抗。

    究其原因。都是因为杜九妹出自广陵王府,在广陵府最有权势。

    若是想有一日她可以傲视杜九妹,只有等到她嫁给比广陵王更加有权势的人才可以翻身。

    比广陵王有权势的,那就是皇帝和皇子了。

    闫翠儿攥紧双手,眯着眼睛,脑海里犹如波涛汹涌一般,惊涛骇浪。她要好好学习,下次一定要得优等,一定要把杜九妹比下去。

    吴碧莲过来找杜九妹,没看到杜九妹。反而看到了处于气愤之中的闫翠儿。问了其他人,吴碧莲才知道发生在闫翠儿以及杜九妹身上的事情。

    吴碧莲平时不敢招惹闫翠儿,只是今天是个好机会,她不能放过。定要好好利用。

    从本质上说,她和闫翠儿是同一种人。只是两人的性子不一样,吴碧莲偏向于阴谋,什么都是处于暗地里,总是让别人东猜猜,西猜猜;闫翠儿偏向于阳谋。当面跟杜九妹争吵,而不是在背地里谋划。

    “翠儿妹妹,你别生气了,有的人不值当计较的。”吴碧莲安慰说道,“已经放学了,咱们走吧。”

    闫翠儿看了吴碧莲一样,冷笑道:“呵呵,你不是跟杜九妹很好嘛?每次看到杜九妹恨不得摇尾巴,现在怎么在我面前说杜九妹不值当计较?”

    闫翠儿虽然很直,也很轴,但她不傻。尤其是家里有很多姨娘,庶妹等人,可以说,她是从小看着娘亲跟后院的姨娘,庶女争斗长大的。

    吴碧莲原本只是想挑拨闫翠儿和杜九妹的关系,让闫翠儿对杜九妹更加讨厌和厌恶,这样的话,她就可以趁机替杜九妹出头,改善和杜九妹之间的关系。

    可她聪明,人家闫翠儿也不傻,直接就刺了几句。

    吴碧莲脸色变了又变,涨得面色通红,不过很快就红了眼睛道:“闫翠儿,别不识好人心,我刚才安慰你,你却对我说那样的话。”

    闫翠儿收拾东西,转身离开,经过吴碧莲的身边,道:“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不得不说,杜九妹那丫头很精明,怪不得看不上跟红顶白,见利忘义的人。”

    闫翠儿的表情,以及闫翠儿的话,周围站着的人,谁都听出来,这个跟红顶白,见利忘义的人,自然就是吴碧莲了。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这下吴碧莲真的哭了,梨花带雨的模样,柔弱无比。

    闫翠儿没有说话,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众人见闫翠儿走了,没好戏看了,便纷纷离开。陈玉琼和柳如眉两个过来,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吴碧莲带回去了。

    回到家里,杜九妹跟娘亲,外祖母说了学堂的事情。

    “对,小鸡儿,你说得对。”华氏欣慰道,“有的人就是狗眼看人低,你就得比她们横,才能让她们怕你。”

    杨氏摸摸女儿的小脸,道:“小九儿,你要记住了,在外面,不要为了所谓的名声,就委屈自己。若是有人欺负你,反击过去便是。不管如何,你爷爷都会给你出气的。”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杜九妹脆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呵呵,哎呦,这些孙子孙女里面,也就梨花和小九儿的脾气随我。桃花,七妹,都随你,跟个面团似的。幸好将来的婆家好,否则指不定多吃亏呢!”华氏兴奋对杨氏说道,只是人的脾气从小定下来的,改也改不了,这就要求她们做长辈的要给小辈找个合适的婆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