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第311章 杀身之祸

第311章 杀身之祸

一秒记住【落秋中文】www.luoqiu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辰没说什么,江景倒是不甘寂寞,伸出脑袋不屑的说道:“说话小心点,这小子跟我们江家也没太大的关系,主要是我小叔叔心怀仁厚,看他可怜,要不然……”

    那些检查的一听,表情瞬间一变,看着我的眼神又开始阴阳怪气的。

    我心平气和的看着他,就把请柬打开了:“他说的没错,我跟他们江家是没半点关系,你给我看清楚了,上面写的是什么名字——我不管几百年来有没有玄阶受邀,我受邀了。”

    那检查的不由自主就被震慑住了,仔细的看了看请柬,脸色顿时一变,看着我的眼神满是不可思议:“是真的……”

    “他是这些年第一个受邀的玄阶!”

    “他到底什么来头?”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也不敢多说了,赶紧给我让了位置——看着我的眼神,竟然有几分忌惮。

    江景一下不服气了,想说话,却被江辰拉住了,他看着我的眼神,饶有兴致。

    程星河得意洋洋,用胳膊捅了捅白藿香:“七星那个势头,是不是很帅?”

    白藿香却摇摇头:“我却觉得——他好像变了。”

    我也没多说,进了大门,里面果然都是地阶的精英,一个个气度不凡的,都在议论今天的事情。

    “四相局的事情,闹的这么厉害,那个李茂昌一点办法也没有,真是个草包。”

    “上门女婿,托赖了老婆才当上首席天师,你说他能有多大本事?”

    “眼看着四相局的事儿,还得咱们这些够格上青囊大会的,才能搞的定。”

    “是啊,乱世出英雄,这倒是个扬名立万的机会——听说海老头子身体抱恙,成了最弱的十二天阶,咱们要是努把力,说不定,那个位置就是咱们的了……”

    海老头子还真出事儿了?

    顺着他们的视线,大厅里有很多的椅子,分列在两侧,而最前面的台子上,有十二把交椅。

    那是十二天阶的位置。

    不过时间应该还没到,十二个交椅上,都是空的。

    许多人的视线,死死的粘在了上面——这是行业金字塔的顶峰,谁不想上去坐着?

    程星河顿时激动了起来:“今天咱们就能目睹十二天阶的真容了,吹出去,那可是大牛逼……”

    白藿香白了他一眼,说他活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程星河不爱听,俩人斗起了嘴。

    我没掺和,看见两排的椅子上上面都写着人名,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是最后一排。

    估摸着座位也是按着品阶分的。

    风水行当跟许多传统行当一样,讲究尊师重道,师父坐前面,徒弟应该站在后面——其实后面一排也有椅子,但是按着规矩,徒弟有椅子也不能坐,以示尊敬。

    我倒是觉得没啥意思,又没长痔疮,凭啥不能坐。

    结果没想到,我屁股刚落在了椅子面儿上,忽然就有个人尖叫了起来:“你哪个哟?”

    这一声吓了我一跳,回头一瞅是个鞋拔子脸女人。

    那女的穿着一身怪里怪气的民族服装,一只手还捂着胸口,看我跟看怪物似得。

    不知道还以为我把她怎么着了呢。

    她这么一叫唤,把周围人的视线全吸引过来了。

    那女人站了起来,指着我就说道:“你不是风水行的人吧?一个徒弟,坐主位上干么子?这是大逆不道,死了要下油锅炸的嗦!”

    又是看我这个玄阶的品阶,不像是受邀之列。

    我把请柬打开,她看了一眼,抱住了自己胳膊,连连摇头:“不可能,这是青囊大会嗦——全国的精英个个排着队都进不来咯,怎么让你混进来的?”

    谁混了?

    这个女的自己也只不过是地阶四品,比我高一层罢了,怎么就至于这么大优越感了?

    那模样就跟怕我有啥传染病,把她污染了一样。

    周围的人一听,也都嘀咕了起来:“真的是玄阶……”

    “这谁派的请柬,这种人都能进来,青囊大会还有什么含金量?”

    这些人不知道是怎么拼杀,才到了这个位置上,所以看见我一个玄阶,竟然能大摇大摆跟他们坐在一起,心里当然不平衡。

    鞋拔子扫了我腰一眼,没看见风水铃,表情更惊恐了:“哎也,不光是玄阶,还是没门没派的野狐禅呢!”

    周围的人也是大吃一惊:“还真是,什么阿猫阿狗,也能占个一席之地了,这种会也好意思称为精英会?”

    鞋拔子站起来,受到惊吓似得说道:“我不可能跟这种人坐一起——太掉价了啊!不知道的,以为我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你想的是不是也太多了?

    她甚至还捂着鼻子,想换个坐位——说她对野狐禅过敏。

    可周围的人全拿我敬而远之,没一个愿意坐在我旁边的。

    程星河忍不住了:“也太欺负人了,我们光明正大凭请柬进来的……”

    “你要换位置是不是?”可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跟你换!”

    周围的人一听这个声音,顿时都给愣住了,全把视线投了过来。

    一回头,我顿时高兴了起来——黄老头子!

    黄老头子跟以前没什么变化,还是扛着个罗锅,笑起来看不见眼:“李老弟,你这身子板,恢复的挺快的嘛,上次见你,都让人打成烂肘子啦!”

    上次可多亏了黄老头子引开了天师府的人,不然我可能早就被抓去活埋了,我连忙就说道:“上次的事儿,可多谢老哥了!”

    周围的人一听“老哥”“老弟”这种称呼,顿时就给石化了:“他跟黄老头子叫什么?”

    鞋拔子更是直了眼——她也认出来,黄老头子,是十二天阶之一。

    十二天阶跟我叫小老弟,我得是什么来历?

    而这会儿,黄老头子看向了她,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她的位子上:“他妈的,我正嫌前面的座位太热,妹娃,我换,你去坐。”

    前面的座位——是台子上,十二把黄花斛木交椅,十二天阶的座位。

    鞋拔子的脸色顿时就给变了,不由自主就倒退了一步:“这……”

    那个位子,她想坐,也得有胆子坐!

    周围的人瞅着我的表情,瞬间全变了:“难怪玄阶就能来青囊大会,他到底什么来历……”

    “难不成,是黄家人?可黄家只有黄老头子一个……”

    “他姓李,也可能是窥天神测家族的,李茂昌,李千树,哪个不是行当里的翘楚,难怪……”

    鞋拔子听见了,快哭出来了,别别扭扭的就说道:“李家阿哥,你别生气,刚才,我不过随口说说……”

    阿哥?你这岁数能当我大姨了,我可受不起。

    程星河连忙说道:“你不是对我们这些野狐禅过敏吗?上面干净……全是天阶,正符合你的身份,快请快请!”

    那女的表情更难看了,借给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坐十二天阶的位置,只好尴尬的缩到了我们椅子后面:“我,我不用,站在这里,就挺好……”

    那不是徒弟的位置吗?

    程星河算是解了气:“活该。”

    我连忙就问黄老头子:“老哥,听说今天这个大会,会公布四相局的事儿,不知道是什么事儿?”

    黄老头子嘿嘿一笑:“你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实话告诉你,今天之所以开青囊大会,是你老哥我,查出了一个大秘密,要公诸于众。”

    程星河也来了精神:“什么大秘密?”

    黄老头子嘴角一斜,看向了台子:“我查出来了,谁是破四相局的罪魁祸首。”

    我一听这个,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忍不住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破局的,不就是我们?

    黄老头子显然也看出来了我是怎么想的,连忙摆了摆手:“你们俩,其实也被人给算计了——这里面,还有个幕后黑手,他妈的,简直贼心烂肠子,为了一己之私,不知道牵扯了多少人,今天,我就揭穿他的真面目。”

    我顿时激动了起来,简直沉冤得雪啊!

    我连忙就问道:“老哥,你把江瘸子的事情也给查出来了?那老王八蛋什么路数?”

    黄老头子一皱眉头:“江瘸子?”

    啥,我顿时有些意外,黄老头子跟没听过这个名字一样,难不成,这真凶不是江瘸子?

    “咳咳……”正在这个时候,有个人过来,跟黄老头子低声说了句话,黄老头子一听,站起来就往外走:“小老弟,你等着吧,今天,我就把这事儿说出来,让你也出口恶气。”

    我刚要应声,可视线一触碰到了黄老头子的脸,顿时就给愣住了。

    黄老头子的印堂上,来了一股子凶气!

    这个气黑中带赤,来势汹汹,盘踞了黄老头子的整张脸,这是我能认识的,最凶的气——主杀身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