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玄幻小说 > 召唤梦魇 > 826 谋划 2

826 谋划 2

一秒记住【落秋中文】www.luoqiu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穿白斗篷的女孩,无论从气质,还是从美貌身段上,都绝对不会是一般人。

    只有那些高等种族,或者顶尖大势力的正统继承者,才会有这种难以形容的特殊气质。

    “是吗?”女孩平静好奇的目光,在樊博身上一扫而过,没有发现什么,然后又看向一旁的林盛。

    顿时,她似乎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原本平静的视线,顿时变得有些波动起来。

    “樊博法师,我记得你。北地综合排名进一百的施法者精英。但是这位呢?不介绍一下么?”

    女孩微笑道,“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奥沙西萝。”

    奥沙西萝??

    樊博似乎感觉自己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名字。

    不等他回想起来,忽然不远处的人群喧闹说话声,正越来越近。

    他愕然注意到,那个被人群视作中心的金龙皇子,此时正缓缓的朝他们这里移动走来。

    金龙皇子艾兰德奥法亚看了眼主动起身的妹妹。

    在空间天赋上,他虽然也有不俗感应,但还是远远不如没妹妹那么强大而精准。

    就在刚刚,他和妹妹同时感应到那一丝奇妙空间波动,而现在,妹妹居然直接走到了那两个人类法师面前。

    “难不成她认为是这两个人类法师引起的那个空间波动?”

    他金色的竖瞳带着一丝审视,将樊博和林盛彻底打量一遍。

    怎么看他都不觉得这两人有这个本事,引动那么精密的空间涟漪。

    其实原本这种迎接宴会,他是不想参加的。

    和王都相比,这片小地方的宴会显得庸俗而毫无格调。

    那些所谓的人类中阶法师们,一个个的涎着脸不断和他凑近乎,完全没有身为中阶精英的矜持和气度。

    虽然他也知道,这种小地方的中阶法师,综合实力要比王都弱几个档次。学术水平相当落后。

    实战起来,一般都得把等级往下减两级才有可比性。

    所以说,要不是父亲的叮嘱,他压根就不想和这些孱弱的人族虚以委蛇。

    “怎么?刚才那股波动,你觉得是他们引动的?”他用专属传讯术,遥遥询问妹妹奥沙西萝。

    “有可能。”奥沙西萝微笑回应。

    “可笑!那种层次的精密空间波动,绝对是某个高等种族的强者弄出来的波动,这些孱弱的人族怎么可能做到那一步?”

    金龙皇子眼露不屑。

    他不否认人类强大的群体力量足以让任何族群的强者加以敬畏。

    但那是整个族群。

    在他看来,人类这种生物,只有群聚的时候才能迸发出强大力量。而单个个体,则像是蝼蚁一样脆弱不堪。

    他们就像海滩上的沙堡,无论搭建有多高,都会被时间的海浪一下冲垮。

    “怎么不可能?”奥沙西萝微笑的目光,落在了林盛身上。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你不会认为是他吧?”金龙皇子一边应付身旁的法师们,一边眼角余光注意着妹妹那边的情况。

    奥沙西萝微笑不再回话,而是仔细和樊博以及林盛闲聊起来。

    对于美人,还是有气度修养的美人,提出无伤大雅的,坐在一旁的小小请求时,男性往往都没法拒绝。

    樊博法师就是这样,刚刚还对那些人群核心人物们酸溜溜的他,现在已经和奥沙西萝聊得轻松自如,乐在其中了。

    林盛也注意到了,似乎是自己和本体的连接产生的一点点空间波动,引发了这样的关注。

    他心头凛然之下,也对以后和本体的联系更加谨慎。

    坐在角落里,和樊博还有这个奥沙西萝东拉西扯了一会儿。

    林盛已经注意到了,对方的注意力重点放在了他身上。

    ‘看来还是空间波动引人注意了。下次得找个没人的地方联系。’

    心头警惕之下,他闲聊一阵,就起身打算借口上厕所,之后离开。

    不料他刚起身,右侧一个中年女法师便似乎像喝醉了酒一样,微微有些摇晃,朝着奥沙西萝方向走去。

    这女法师手上带着七级法师的等级戒指,面色酡红,身上弥漫出一股浓浓的酒味,和林盛擦身而过时,林盛还看到她脖子下面一点的一个正在逐渐浮现的黑色纹身。

    那似乎是....一个黑色的,被纱巾包起来的祭祀水壶??

    黑纱壶?

    忽然林盛猛地顿住脚步,转身,看向那人。

    那女法师忽然一个驻足,随即身体诡异的急速膨胀变大,浑身皮肤发黑发紫。

    然后一声巨响。

    嘭!!

    她整个人爆炸开来。

    大量的紫黑色血肉宛如雨点般,飞溅到四面八方。

    而靠得最近的奥沙西萝自然是第一个中招的。

    好在她身上层层叠叠亮起的各种法术灵光,表明她携带着的高等级魔法物品不是吃素的。

    而周围其他法师也惊呼之后,迅速展开自己的防护手段。

    所以尽管爆炸开的血肉带着剧毒,也没对多少人造成伤害。

    也就是几个侍应生被爆炸弄伤,被带下去治疗。

    只有樊博,沉迷于和奥沙西萝闲聊的享受,反应神经慢了一拍,再加上他距离爆炸点第二近。然后结局就悲剧了。

    他可能是全场唯一一个受伤的法师。

    此时正一脸虚弱的中毒惨状,靠在墙角,被奥沙西萝扶着查看伤势。

    林盛悄悄撤离,冲好友眨了眨眼,示意他努力加油。

    开玩笑,看樊博反应,就知道他大概率不是躲不开,而是故意挡在奥沙西萝身前而受伤。

    奥沙西萝原本还在试探林盛,此时被樊博的这个套路震了下,生性善良的她,只能先给樊博治疗伤势再说。

    宴会上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很快负责人,那位组建宴会的高阶法师站了出来,安抚所有人情绪,然后查看了下爆炸情况。

    主办者本身就是白岩林地的巡逻队负责人之一,对这些流程驾轻就熟。

    “是黑纱壶!”

    有人从血肉模糊的地毯里,捡起一份黑色描金的金属信件。

    信件上绣着一个栩栩如生的蒙着薄纱的黑色祭祀壶。

    “这是示威啊!对之前那位追杀黑纱壶法师的回礼!”有人反应过来。

    这个宴会的主办者,前不久才追杀击毙了一个黑纱壶的正式成员。

    现在马上就遇到黑纱壶还击了。

    林盛懒得理会这么多东西,在去定樊博没生命危险,还故意一脸虚弱的拉着奥沙西萝不让走后。

    他就决定急流勇退,给好友创造机会。

    至于宴会里的人体爆炸,对他而言无关紧要。

    黑纱壶针对的明显是那个奥沙西萝。他们顶多算是殃及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