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历史军事 > 夫人,少帅又吃醋了! > 第1108章 他真的能飞檐走壁?

第1108章 他真的能飞檐走壁?

一秒记住【落秋中文】www.luoqiu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108章 他真的能飞檐走壁?

    所有人大气不敢出一下,也不敢抬头看,都静默等候杜少帅的一句话。

    铺的,杜飞单指挑起那支小手枪,“这个没收,其他的拿走。”

    冯雁鸣抿着唇,昂着下巴,“为何没收我的手枪,只是个防身物件而已,更何况还是我祖母送我的。”

    “这里,没有为何,一切我说了算。来人。”杜飞一声令下,李越森和几个副官“咔咔”几步向前直接把冯雁鸣给围起来了。

    “少帅,请指示。”一个个面无表情,声音洪亮,震得冯雁鸣头晕。

    静默片刻,冯雁鸣一个不屑的眼神瞟了眼那黑脸少帅,“本下姐友情送你了,看来秦军少帅不是一般的穷啊!”

    副官们咬着牙关憋着,这妞儿还是他们第一个见识到敢在杜家小老虎嘴里拔牙的一个人。

    杜飞明显吃瘪了,拧着眉心,挑着那小手枪的手都顿住了一下下,而后磨牙,狠狠吼道,“李越森,把她给本帅丢出去。”

    几个副官靠近,可到底不敢对她动手,毕竟,这个女人还是第一个靠近少帅成功的女人,关键让各位副官吃不透的是,她还是二少爷的师妹,这身份就有点棘手了。

    冯大小姐瞪了眼几位副官,“谁敢动本小姐试试?”语落,她走近那桌子,把自己所有物件清点,细心检查了一遍后揣进口袋转身就走。

    外面,杜越候着,看见冯雁鸣出来后笑着跑了过来,“雁鸣,我哥没有为难你吧?”

    冯雁鸣点点头,“嗯,还好。”

    杜越抱怨了几句杜飞死脑筋后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看你这衣裳都脏了,先去我家,洗个澡换套衣裳吃个饭……”

    “不用了,我去旅馆。”冯雁鸣打断杜越的热情道。

    杜越急了,“那怎么行了,你一个女孩子家的住旅多不安全了,还是去我家吧!我妈一定很喜欢你的。”

    冯雁鸣摇头,“还是不要去给杜伯母添麻烦了,我都在旅馆住一个多月了,安全的很。这秦城有你大哥那样尽职尽责的军人守护,谁敢造次,是不?”冯雁鸣还是那乐观的态度,根本没把进出秦军少帅行营的关押室当回事。

    杜越,“都来秦城一个月了怎么不找我?对了,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显然,杜越还不清楚她来秦城的目的,冯雁鸣想了想道,“找个人,你不认识。”

    杜越,“你都不说,怎么知道我不认识了?”

    冯雁鸣,“算了,听说他已经离开秦城了,所以,我不打算找了,过几天就走了。”

    车子离开行营有些距离了,杜越才放慢车速,侧脸看一眼冯雁鸣,“雁鸣,听我哥他们说是因为你放炮了欧阳壹南,到底怎么回事?”

    杜越始终不相信冯雁鸣会和欧阳壹南有什么关系,他俩冤家路窄才对吧!

    冯雁鸣摆手,“别提了,这事儿说起来话长,也是很难说清楚的。”

    杜越,“没事啊,你跟我说的清楚,我哥那是急功近利想收拾欧阳壹南想疯了,看谁都像是跟欧阳壹南有关系的样子。”

    冯雁鸣撇嘴,“你哥和欧阳壹南到底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啊?”

    语落,冯雁鸣又补充了一句,“我都没见过那欧阳壹南长什么样子,他竟然非要说我跟那人有关系,真是气死我了。”

    杜越安慰了会儿冯雁鸣,最终,还是拧不过冯大小姐,便只好把她送去了旅馆,说是旅馆那是随口说说的,冯大小姐住的那可是秦城数一数二秦宫饭店,相对来说安全的很。

    杜飞此次对自己第一次失望了,当时在万宝楼的包厢里彻底被这个女人的楚楚可怜给骗了,事后将整个茶楼和包厢做了仔细检查,冯雁鸣确实有放走欧阳壹南的嫌疑,可是,苦于没有证据啊!

    所以,冯雁鸣也不傻,她彻底被杜飞盯上了,看似把她给放了,但是,她的身边估计全是他的眼睛吧!

    其实,为了她个人的安全跟着杜越去杜家待几天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冯雁鸣心里明白,杜家不能去。

    冯大小姐刚一进自己房间门后的人就捂住了她的嘴,略显熟悉的男性气息在她的耳边垂着热乎乎的气息道,“别紧,是我。”

    冯雁鸣还好侧脸,身后的人露出脸给她看的同时,大手还在她的嘴边放着,随时都有捂死她的准备。

    冯雁鸣轻轻点了下头,低声道,“你这是恩将仇报的意思吗?”

    男子松开她,但是,那墨色的眼神还是警惕的盯着她上上下下看了几眼,蹙眉,“杜飞给你用刑了?”

    冯雁鸣摇头,“没有,就是推推搡搡,关了一会儿那个四四方方的不能活动的椅子,还关了几个小时的牢房,没有床,地上铺了草席,有老鼠,黑乎乎的。”

    “对不起,连累你了。”

    冯雁鸣盯着男子,“你真的是……”

    “欧阳壹南。”他伸手看着面前狼狈的女子,勾唇一笑,“你好!”

    冯雁鸣将手多在身后,摇头,“拜你所赐,本小姐不好。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

    欧阳壹南点头,“知道,冯雁鸣。原桐北军大帅的千金。”

    冯雁鸣,“所以,咱俩本是冤家路窄的关系,今天,本小姐心情还可以,你可以滚蛋了,不然,杜飞很快就会把你抓走。”

    欧阳壹南笑着道,“你就这么肯定杜飞能抓住我?”

    冯雁鸣,“我对你俩谁抓谁没兴趣,只是,我不想麻烦缠身,OK?”

    “你应该能想到,杜飞的人一定盯着我,跟着我了,所以,你赶紧滚蛋。”冯雁鸣想了想又道。

    欧阳壹南,“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我相信你这里最安全。相信我,嗯?”

    冯雁鸣翻个白眼,“拜托,我之前不知道你是谁才救了你的,现在,杜飞如果出现,我立马把你交给他。”

    欧阳壹南又是一个勾唇,“我相信,你不会出卖我的。”

    冯雁鸣不想跟他废话,“那你可以走了吗?我要洗漱换衣服,睡觉。”

    男子将军刀还给她,“拿着防身用吧!我在楼上,住的和你同一间房子,有事就用东西捅三下天花板,嗯?”语落,他又从窗户走了。

    看的冯雁鸣目瞪口呆,这厮真的能像传言说的那般,会飞檐走壁?

    冯雁鸣回到酒店后一连两天都没有下楼,一直呆在房间,这两天里楼上那位也没有下来骚扰过她,冯雁鸣一度怀疑那人说他就住在她头顶是骗人的,不过话说他住不住她头顶管她什么事情了。

    冯大小姐翻来覆去想不出来接下来该何去何存了。

    章子墨整天神出鬼没的根本没她想的那么好找,这秦城她是不能再呆着了,但也不能立刻就走,如此只能更加引起杜飞的怀疑。

    其实眼下她有个最好自求多福的办法,那就是想法子把欧阳壹南在秦宫饭店的消息透露给杜飞,然后再诱导欧阳壹南上套被杜飞一举抓获,这个结果非常完美。

    真好报了他们老冯家多年前的家仇,也报了欧阳壹南那厮看了她身子的私仇,对,他换用刀划破了她的衣服,还各种搂搂抱抱的仇都报了,自己也解除了被杜飞的怀疑,以后或许还可以仰仗杜飞找到章子墨,再给他谋个好差事呢!

    一切计划好,冯大小姐又装扮成假小子出门了。

    可惜啊,她刚一出门就被一把枪抵在了额头上,“冯大小姐这匆匆忙忙打算做什么去?嗯?”

    冯雁鸣无声的吞了口口水,和那人对视着,往后退,门被男子一脚踢过去关上,“说,欧阳壹南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