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言情小说 > 影后来袭:王爷不好混 > 第七百六十五章苦口婆心的王 让简灵盯梢安嘉儒 对洛雳态度诡异的苏君琰

第七百六十五章苦口婆心的王 让简灵盯梢安嘉儒 对洛雳态度诡异的苏君琰

一秒记住【落秋中文】www.luoqiu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简灵的失控让苏君琰明白,若再一味地将简灵排斥在计划之外,恐怕只会生起更大的乱子,权衡一番利弊得失后,苏君琰索性主动‘邀请’简灵加入自己的阵营。

    尊逸王的想法很纯粹,与其惹毛了简灵,再由着某人不计后果地给他制造新麻烦,还不如将简灵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至少附和……就近看管原则。

    而且简灵的‘杀伤力’也不容小觑,苏君琰可不希望自己再因为简灵‘鸡飞蛋打’。

    这么一想,苏君琰便借着鬼泣即将现世的契机,让简灵跟自己一道行动。

    原本简灵还恨不得锤死苏君琰,谁让苏君琰又给她带来了‘惊天噩耗’,不过,当苏君琰态度软化,主动邀请简灵加入时,简灵倒是冷静了不少,不过她看苏君琰的目光还是带着明显的审视跟怀疑。

    “你……说真的?”

    简灵星眸满布狐疑之色,经过长时间的相处,简灵对苏君琰其实也无甚好感,在简灵看来,苏君琰城府深,两面三刀,他的话又有几句能信?

    被影后妹子当面质疑的王当即就俊脸漆黑如锅底,鹰隼划过一抹凌厉的暗芒,转瞬即逝,他狠狠地咬牙,语调低沉道,“我在你心里,难道就如此不靠谱?”

    苏君琰显然也被简灵‘同化’了,连带着都习惯了影后妹子的说话方式,这不,张口就是‘不靠谱’。

    尊逸王可是饱含怒意地质问简灵,明摆着就是在生气,哪知简灵煞有其事地点头,语气笃定道,“看来你也不是无药可救?至少还有自知之明。”

    影后妹子这句回话险些将苏君琰气出心脏病,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一副恨不得扭断简灵脖子的狠厉模样。

    原本简灵还为之前的事情恼火,一看苏君琰这样,她反倒心理平衡了不少。

    简灵的坏情绪是来得快,去得更快,对于某些暂时没办法改变的局面,她并不会一味地死磕,再说如今她已经来到了天启元年,无论她能否接受,目前她都不太可能说离开就离开。

    这么一想,简灵便用纤纤玉指猛戳了一下黑脸美男,而后言归正传道,“谁告诉你鬼泣一定会在这两日出现?我是说你的消息可靠吗?”

    刚问完,简灵就秀眉狠狠一拧,而后冲着苏君琰摇头道,“算了,这些细枝末节都不重要,我也没那么多闲工夫刨根问底,你就告诉我,我该如何配合你?苏君琰,你要知道,暗处的魑魅魍魉可不少,谁特么都想截胡,如果不想被别人捷足先登,我们出手就需要更快,更准,更狠。”

    说这话的时候,影后妹子也是一脸狠辣的表情,她甚至懒得追问跟鬼泣相关的其他线索了,在简灵看来,如今的重头戏就是防敌手,夺鬼泣。

    身为男人,苏君琰自然也不会跟简灵一般见识,所以他深呼吸了两三次,用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自己那乱糟糟的心情,而后神色几分冰冻道,“如今我跟缥缈峰合作,明面上会由殷簌离牵制其他几方,点苍派,岭南派跟盟主府都不足为惧,反倒是冥煞的安嘉儒有些棘手,你要是不介意就替我暗中跟踪安嘉儒,只要确保他接下来两日不会参加武林大会就好。”

    尊逸王当着简灵的面,突然重点提到了冥煞之主安嘉儒。

    说起安嘉儒的时候,苏君琰的表情也有些古怪,至少给简灵的感觉就是酱紫。

    不明所以的简灵瞅了一眼目光隐晦莫名的苏君琰,而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苏君琰来。

    “安嘉儒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你重点关注,嗯?”

    原本简灵以为,在舒翎羽,甘雪蔚,凌煊还有安嘉儒四人之中,苏君琰比较防备的会是岭南派掌门甘雪蔚,毕竟这位跟其他三人想必势力更大,武功也更高,而且甘雪蔚行事更让人琢磨不透。

    既然大家都是为了争夺‘鬼泣’,自然是赢面更大的人越发让人‘忌惮’,所以咯,危险系数出众的应该是甘雪蔚,而不是安嘉儒。

    可偏生苏君琰却格外强调了冥煞之主,而且还希望由简灵亲自出马去‘监视’安嘉儒,琢磨不透其中奥妙的简灵免不了又要跟苏君琰……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毕竟能被苏君琰‘惦记’的人往往也不是什么……好人。

    简灵这话一出,苏君琰目光微凉地扫了简灵一眼,倒是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很快,简灵耳边就再度传来了苏君琰的清冷话语。

    “我怀疑安嘉儒背后有人,更甚者他还与殷灵扯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这件事情还需要时间调查,若不出意外的话,寂痕这两天也应该要回信给我了。”

    苏君琰提到了另一个早就‘篆刻’在他跟简灵内心深处的名字,但说起殷灵的时候,无论是苏君琰,亦或是简灵都是一副如同吞了苍蝇的膈应表情。

    简灵表现得更直接,她将自己的拳头捏得咯吱响,丝毫都没有掩饰她对某个老对手的深深怨念。

    “难道你怀疑殷灵那个八婆也来了天启元年?”

    还没等苏君琰回答,影后妹子就再度义愤填膺道,“这个妹纸真的是阴魂不散,不管我们去哪里,她都要跟着瞎掺和,劳资跟她可能真的是上辈子的生死冤家,不然她为什么对我们这般执着?”

    说起妖妃殷灵,简灵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突然简灵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神情有些惊恐,她伸手抓着苏君琰的胳膊,五指下意识用力,苏君琰已经微微蹙眉了,都恨不得直接拍开简灵的爪子,不过,还没等苏君琰付诸行动,耳边就响起了简灵那微微拔高的语调,“苏君琰,你说殷灵该不会也想跟我们抢鬼泣吧?”

    虽然这是一个疑问句,但简灵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俏脸表情更是难看得一比,那架势就好像殷灵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混账事似的。

    对于简灵的问题,苏君琰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是目光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简灵,而后四两拨千斤道,“这就要看寂痕那边的调查结果了,不管怎样,你先替我盯紧安嘉儒,若能顺藤摸瓜揪出殷灵,也算是大功一件,好歹我们不用担心殷灵在背后搞鬼。”

    此刻,对于苏君琰跟简灵来说,无疑殷灵就是他们共同的仇人,倒是给了他们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的机会。

    苏君琰话音一落,这次简灵倒是比较爽快,她拍着自己的胸脯跟某王保证道,“放心,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死死地盯着安嘉儒,哪怕他如厕,我都会盯死他。”

    一听简灵这话,苏君琰嘴角猛抽,他狠狠地剜着简灵,没好气道,“你别给我胡来,你如今可是女人,别一点男女之防都没有,我只是让你盯着他,别让他钻了空子就行,再说殷灵也是女人,她就算真的要跟安嘉儒接头,也不会跑去那样的地方……”

    说这话的时候,尊逸王都觉得各种心累,有时候,他都恨不得直接砸开简灵的脑袋好好检查下某人的脑部结构,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异如常人,不然为毛说话做事总是‘特立独行’得让人吃不消呢?

    许是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经历,苏君琰再度表情阴云密布道,“你以为殷灵跟你一样‘不拘小节’吗?”

    突然被苏君琰劈头盖脸地臭骂,影后妹子脸上也有些涩然,不过她向来都不会让自己‘受气’,所以很快,简灵就双手叉腰,一副悍@匪模样地反驳道,“苏君琰,你可别小瞧殷灵那个三@八,也许以前她的确不屑如此为之,但人终究都都是会改变的,更何况殷灵本来就诡计多端,难保她不会‘反其道而行之’,你了解她,她同样也了解我们好吗?所谓的灯下黑你到底懂不懂,算了,不跟你扯这么多,反正安嘉儒我负责跟进,我自有分寸,你别啰里啰嗦。”

    简灵依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那架势跟‘滚刀肉’没什么两样。

    苏君琰原本还想苦口婆心地劝简灵‘重视’自己的女儿身,不要老是将自己‘同化’成汉子,任何小节都不拘。

    但转念一想,尊逸王还是选择了放弃,某王又不是不了解简灵的德行。

    不过,苏君琰还是坚持一条底线,他怒视着近在咫尺的简灵,双手用力地握住简灵的肩膀,俯身,高大的身躯微微前倾,黑眸锐利地看着简灵,带着很强大的压迫感,而后一字一顿道,“反正绝对不准偷看男子LUO@体。”

    苏君琰这话一出,简灵俏脸立刻就红成了猴子屁股,她动作有些粗鲁地推开了苏君琰,眼神有些飘忽道,“苏君琰,你有毛病是不是?都说了,以后谁都不许再提那件囧事,我都说了,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至于吗?搞得好像我就是天生涩@情¥#诳似的。”

    简灵这话其实也没有什么说服力,反正苏君琰落在简灵身上的视线已经说明了一切。

    被苏君琰瞅着,简灵越发不自在了,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影后妹子立刻岔开话题道,“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一线天来着,你见过洛雳吗?”

    简灵这话一出,苏君琰目光就有些机警道,“你问洛雳干什么?”

    说到这里,苏君琰眉头狠狠一皱,很快,他又再度补充道,“你之前跟洛雳私下有来往?”

    苏君琰意味深长地看着简灵,显然很在乎简灵的答案。

    其实简灵只是不想让苏君琰‘盘查’自己罢了,所以算是较为‘随意’才将话题绕到了一线天洛雳身上。

    不过追问洛雳也是因为简灵已经见过缥缈峰新任峰主殷簌离,也知道苏君琰跟殷簌离合作的事情,但苏君琰却始终没有提到一线天,不知道究竟是不小心漏掉,还是刻意为之。

    简灵这才多此一问。

    苏君琰的表情在简灵看来也很是古怪,她星眸滴溜溜地看着苏君琰,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不答反问道,“我怎么觉得你有些紧张?为什么?你跟洛雳又是什么关系?”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尊逸王当然心里也有些不太舒坦,他微微皱了皱眉,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简灵,而后四两拨千斤道,“你想多了,我跟他不熟,不过殷簌离说,一线天不会觊觎鬼泣,所以我们不必将精力跟时间浪费在洛雳身上。”

    说到这里,苏君琰停顿了一下,他黑眸幽幽地看着简灵,若无其事地看着简灵,而后再度强调道,“你别分心,只要确定安嘉儒不会弄出别的幺蛾子就好。”

    苏君琰话音一落,简灵只是阴阳怪气道,“你这么‘信任’殷簌离?他说洛雳不会动歪心思,就绝对不会?嗯?”

    简灵突然跟苏君琰死磕起洛雳来。

    正当苏君琰打算跟简灵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却听到了一阵细不可闻的动静,苏君琰黑眸一厉,他揽住简灵的腰身,身法诡异一闪,很快,两人就消失在原地。

    简灵被苏君琰吓了一大跳,原本还打算呵斥苏君琰‘突袭’自己的,却接触到苏君琰的警告。

    简灵自然也知道兹事体大,她只好将临到嘴边的吐槽咽了下去。

    其实,简灵原本是想提醒苏君琰,她现在好歹也算是一个站在巅峰的武林高手,她自己可以‘飞檐走壁’,根本就不需要某王给自己充当苦力,啊呸,是充当人力飞机啊草。

    等两人飞掠出一段距离之后,苏君琰带着简灵稳稳地降落在地面,简灵这才表情严肃地追问起苏君琰来。

    “对了,刚才到底是什么人盯梢啊?”

    当苏君琰察觉出不对劲的时候,简灵当然也有所发现,只不过究竟是谁,她就没有任何头绪了。

    苏君琰表情略显高深莫测地看着仰头看着自己的简灵,而后眉眼带着明显的冷意,语气生硬地吐出了两个字,“无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