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历史军事 >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 第1261章 找死

第1261章 找死

一秒记住【落秋中文】www.luoqiu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1261章 找死

    须臾后,他才定神下来,想到自己还有三万大军驻扎皇城外,他又有了底气。

    驻守京郊的大燕军队也就两万,而且这些年,大燕王朝跟周边各国都签署了免战协议,驻守京郊的大燕两万大军懒于操练,犹如豆腐一般。

    这些年,成王府精心培养的三万铁骑可是锐不可挡的,且对成王府忠心耿耿。

    只要三万铁骑冲进皇城来,就算摄政王燕璃有三头六臂,就算摄政王府再是高手如云,也抵挡不了三万铁剂的威压,到时候,一定能灭了摄政王燕璃,踏平摄政王府。

    “摄政王叔,你别得意得太早了。”

    燕璃微微一笑,眼神轻蔑的瞧着他。

    这燕宏真是一头不怕开水烫的死肥猪,还在跟他叫板,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燕宏扬了扬手里的所谓遗诏,沉声道:“皇上驾崩之前留下了遗诏,将大燕皇位传给本王,就算你是摄政王也无权干涉,本王继承大燕王朝皇帝位,乃是遵循了先帝的遗诏,摄政王这般带人来阻止,是大逆不道,忤逆作乱。”

    燕宏握紧了手中的遗诏,瞪大双眼,咬着牙,让自己在摄政王燕璃的威压之下不显得那么心虚跟狼狈。

    他手中的遗诏加盖了玉玺,那就是真的圣旨,除非燕恪活过来,否则谁也无法证明这遗诏是假的。

    “遗诏。”

    燕璃眼眸微微转动了一下,视线落在那卷所谓遗诏上面。

    “本王听闻皇上是中了周国使节的穿心莲之毒,无情,你上来给在场的诸位说说穿心莲这种毒。”

    “是,主子。”

    无情走上前三步,扫了一眼在场的人,淡淡开口:“穿心莲是生长在周国沼泽里的一种毒花,花型犹如莲花一般,极为圣洁美丽,但因花蕊有剧毒,被称之为穿心莲,中了穿心莲之毒,先是腹痛不止,然后吐血昏迷,最后在昏迷之中死去。”

    无情话落,不用燕璃开口,自有忠于燕恪的大臣提出疑问。

    “皇上在寿宴上就已经昏迷不醒了,既然中了穿心莲之毒,最后会在昏迷之中死去,那皇上是如何吩咐汪公公拟定遗诏的?”

    那大臣话落,在场的一半人都齐齐的看向了汪公公。

    在这么多道质疑的目光下,汪公公将脑袋低垂,心虚得浑身冒汗。

    燕璃道:“汪公公,看来你这几年是享福想多了,本王觉得燕北之地比较适合你颐养天年。”

    一听燕北之地这四个字,汪公公吓得双腿直接一软,摊到在地上。

    燕北之地是整个大燕王朝最苦寒的地方,只有犯了重罪的人才会被发配去燕北之地。

    燕北之地不仅苦寒贫瘠,而且贼寇猖獗。

    朝廷派了几波兵马前去剿匪,都未能将燕北之地的贼寇清理干净。

    壮年男子犯罪被发配燕北之地尚且走不到目的地就会病死或者被贼寇杀死,别说他这个五十几岁的老头子了。

    路途艰苦,这可比直接杀了他更加恐怖。

    汪公公眼见禁卫军左统领卫东已经倒戈相向,成王燕宏成了笼中困兽,他忍着恐惧从地上爬起来,颤颤巍巍的爬到燕璃的面前,匍匐在燕璃的脚下道:“摄政王,老奴罪该万死,但是成王燕宏威逼老奴这么做的,那遗诏是......”

    刺啦!

    汪公公话音未落。

    一把冰冷的剑忽然刺穿他的后背,直接插进了他的心脏。

    汪公公来不及扭头,身子就软在了燕璃的脚下,抽搐了几下就没了生气。

    在场众人看着成王燕宏从腰间拔出一柄软剑。

    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官,还是他国使节,都不可以携带兵器入宫,除非得到皇帝的允诺。

    成王燕宏将兵器藏在腰带之中,私自携带兵器入宫,其谋逆之心昭然若揭。

    燕宏眸子里狠厉之色一闪,用力将软剑从汪公公身体里拔了出来,握着血淋淋的剑道:“这老东西年纪大了,脑袋不清楚了,胡言乱语。”

    接着,他一手握剑,一手将所谓的遗诏展开,展示给众人看。

    “这遗诏上加盖了玉玺,这就是货真价实的遗诏。”

    “货真价实。”

    一道有些虚浮的声音忽然传来。

    “朕看未必。”

    听到这虚浮的声音,燕宏浑身肌肉一绷,眉头皱得死紧。

    他扭头循声看去,只见燕恪在云沫母子俩的搀扶之下,缓缓从寝殿中走了出来。

    “怎么会?怎么会?”

    此刻,他脸上的诧异比刚才见到燕璃时更加浓。

    又震惊,又诧异,又惊恐,又心虚,四种表情混合在一起,他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极为诡异。

    此刻,楚香忽然出现在龙御夫妇俩的身边。

    楚香道:“皇上并未中了穿心莲之毒,几位周国使节是清白的。”

    楚香开口,立马吸引了燕宏的视线。

    燕宏咬牙切齿的盯着楚香,双手紧紧的握着剑跟那卷所谓的遗诏,真是恨不得将楚香碎尸万段,凌迟鞭尸。

    这该死的贱人,竟然联合燕恪骗了他。

    楚香话落,骠骑大将军很是时候的提出疑问:“姑娘,你如何得知皇上不是中了穿心莲之毒,既然皇上不是中了穿心莲之毒,那皇上为何会吐血昏迷?”

    楚香目光在在场大燕臣子官眷身上转了一个来回,才淡淡的解释:“民女名唤楚香,原本是一个表演杂耍的,有一天,成王燕宏遇到了民女,便将民女带到了成王府,还请了教习嬷嬷教民女宫规礼仪,之后,成王燕宏便将一枚祖母绿的戒指赏赐给了民女,并且吩咐民女时时刻刻将那戒指戴在身上,那戒指中藏了情蛊的卵,将戒指戴在身上,情蛊的卵孵化,幼虫便会通过民女身上的毛孔进入民女体内,情蛊是一种很特殊的蛊毒,男女一方身上携带这种蛊虫不会发作,但一旦男女之间有了房事,情蛊蛊毒就会发作,成王燕宏是想利用民女谋害皇上,好在大楚战王夫妇俩曾到过南蛮,对南蛮的情蛊有所了解,一看就看出了那戒指有问题,否则民女就犯下了弥天大错。”

    楚香话落,在场众人哗然。

    成王燕宏不仅想要谋逆篡位,还跟南蛮人勾结在了一起。

    “你这贱人,竟敢污蔑本王。”

    燕宏怒起,一掌劈向楚香。

    “本王待你不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

    楚香离燕小四很近,看着燕宏朝自己愤怒的出手,她生怕燕宏伤到了燕小四,急忙敏捷的伸手迎接燕宏的这一掌。

    宠妻狂魔龙御比她速度更加敏捷。

    燕宏尚未靠近,就觉得一阵猛烈的罡风刮在了他的脸上。

    噗!

    龙御一只手护着燕小四,一只手对着燕宏扑来的方位一挥,隔空一掌打在燕宏的胸前。

    燕宏被打中胸脯,顿时感觉五脏六腑撕裂一般痛,一口气血上涌,喉咙里一阵腥甜,一口血喷了出来。

    龙御眼中杀气凛凛,开口说话声如破冰而出。

    “胆敢对我大楚王朝未来的皇后不敬,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