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 > 言情小说 > 名门掠爱:闪婚娇妻惹人疼 > 第九百零三章 你好,心上人138

第九百零三章 你好,心上人138

作者:冬月初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落秋中文】www.luoqiu8.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九百零三章 你好,心上人138

    夜里一点半,机场旁边的酒店房间,一直没睡的周臣将怀里熟睡的陆景琳轻轻叫醒。

    陆景琳醒来之后先在他怀里眯了一会儿,然后才起身穿衣服。

    说是穿衣服,其实都是周臣在帮她。

    大半夜地爬起来,换谁谁都没精神,更何况她还是个孕妇。

    整个人都软绵绵靠在周臣身上,让他为自己整理。

    衣服穿好了,陆景琳的睡意总算消散了几分。

    她靠在周臣怀里,下巴抵在他胸口懒洋洋地说:“我猜,今晚徐宁不会去咖啡厅见我?肯定会放我鸽子。”

    她笃定徐宁今晚不会出现,让她大半夜地爬起来赴约,然后嚣张地放她鸽子,这才符合徐宁刁难她折磨她的初衷。

    陆景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将人性的恶看得这样透彻,或许这也是人的本能吧。

    亦或者是她本身就玲珑聪慧,轻易就能看透一切。

    说实话,长这么大她的智商一直在线,即便在跟周臣陷入热恋之后也一直保持着冷静理智的头脑,她该感谢父母给了她这样好的头脑。

    母亲的感性和父亲的理性在她身上完美的中和并且延续了,成就了现在从容理智的她。

    周臣微微蹙眉,随即又抬手帮她脱衣服:“那你也别去了。”

    陆景琳轻声笑了起来,按住他的手说:“那不行,我得去。”

    “只有让徐宁看到我大半夜地在咖啡厅苦等她,只有让她看到我这么惨,她心里才会升起浓浓的快感和得意,而当她输掉的时候,她的痛才会更彻底。”

    陆景琳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表情很淡定。

    她从来都不是那种对人狠毒恶劣的人,可偏偏有人逼着她恶毒。

    那好啊,就斗一斗呗。

    周臣可一点都不觉得她恶毒,他只觉得心疼她。

    许多时候他跟陆景琳的性格是很像的,他们都属于那种不会去主动惹是生非,只求做好自己的事情岁月静好的性子,但奈何有些人就非要找他们的事。

    而当他们被挑衅的时候,只能反击。

    所以他很理解陆景琳现在这种反击的心情,不反击难道要被继续欺负吗?

    况且徐宁这样的行为已经不能算是欺负了,而是欺辱。

    陆景琳搂住他:“周臣,你知道吗,我从来就不惧怕任何事情,就算我输得一无所有也无所谓,因为我还有你啊,你是我最宝贵的财富。”

    万籁俱寂的夜里,女孩子柔软而真情流露的话语让周臣一颗心被狠狠地打动。

    他搂紧了她低声在她耳边呢喃:“我也是。”

    “有了你之后就像有了铠甲,支撑着我一直一直勇往无前。”

    他们彼此是彼此的铠甲和依靠,因为他们都知道,无论未来发生什么,他们都不会放弃彼此。

    哪怕有一天他们一无所有了,也没什么好惧怕的。

    两个人相拥了一会儿,随后一起出了门。

    周臣开车将陆景琳送到机场,然后人在外面停车场等着。

    陆景琳没让周臣进咖啡厅陪她一起,那样显得她……不够惨。

    徐宁果然没去,陆景琳都懒得给徐宁打电话质问,索性虽然是半夜,但咖啡厅里开的暖气够足,周臣给她裹得也很暖,她没遭什么罪。

    慢悠悠喝了一大杯白开水,两个小时之后她起身离开,气定神闲。

    周臣接了她回酒店,她一头就扎进了周臣怀里,睡得香甜。

    隔天上午陆景琳是被徐宁助理的电话给吵醒的,那助理在那端很是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陆总监,昨晚徐姐一下飞机就身体不舒服,我们第一时间就送她去医院了,错过了跟您的见面。”

    陆景琳冷笑,什么身体不舒服,都是说辞而已。

    徐宁早就决定了放她鸽子,这会儿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如果真的生病了,为什么不打个电话通知她一下呢,至于让她在咖啡厅大半夜地等两个小时?

    陆景琳在周臣怀里打了个呵欠,故意让自己的语气很是委屈:“哎呀你们怎么不早说,我可是在咖啡厅里苦苦等了好几个小时呢。”

    那助理听到她这样说明显很是愉悦,然后又装模作样地给她道了半天歉。

    陆景琳边听着边昏昏欲睡,最后是那助理又说:“是这样的,徐姐在医院打完点滴又急着去邻市拍广告,我们在那里见面吧。”

    陆景琳淡定地听着徐宁安排的这些作妖的决定,若无其事地应着:“好啊,回头你把见面的地点发给我。”

    挂了电话之后周臣听说徐宁又要折腾陆景琳去邻市,想掐死徐宁的心都有了。

    陆景琳主动送上自己的红唇亲吻他,安抚他的情绪:“好了好了,别生气,我就当出去走走了。”

    然后想了想又说:“你今天不是还有个很重要的会议吗?你就不用陪我去了,叫天骄陪我行了。”

    景天娇时间自由,不泡剧组的时候整天到处浪。

    最近这段时间正好在南城,陆景琳想着就让景天娇陪她走这一趟好了,反正景天娇那身手一般人也奈何不了她们俩。

    周臣内心是抗拒的,他想亲自陪陆景琳去,会议再重要,也不如陆景琳重要,他大可以不参加。

    陆景琳哄着他:“乖,放心好了。”

    说完之后就又窝进了他怀里舒服地闭上了眼:“我再睡会儿,你帮我给天骄打个电话吧,待会儿叫她来接我好了。”

    陆景琳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而且徐宁这种人更不值得周臣放弃那么重要的会议,她自己能对付。

    舒舒服服地补了一觉,陆景琳觉得神清气爽。

    景天娇早就已经到了,见到陆景琳第一面就是吐槽:“大姐,你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竟然还能睡得着?”

    景天娇已经从周臣那里知道都发生了什么,整个人都要气炸了,直骂徐宁那个小贱人。

    陆景琳笑眯眯地回景天娇:“难道我要吃不香睡不好满脸哀怨?那岂不是如了别人的愿了?”

    景天娇:“……”

    好像陆景琳说得确实有道理。

    待会儿陆景琳要去见徐宁了,要是蓬头垢面精神萎靡的话,那从气势上就输了。

    可现在呢,看着陆景琳因为睡饱了觉而吹弹可破的皮肤以及因为有爱情的滋润而元气满满的气色,景天娇觉得自己这个混娱乐圈的女艺人为之惭愧。

    不在娱乐圈混人家都保养的这么好,反而她这个混娱乐圈的整天熬夜追剧顶着两个大黑眼圈。

    还好她天生丽质,不然真是要没饭吃了。

    徐宁助理已经将见面的地点发给陆景琳了,陆景琳吃点了东西之后就随景天娇出发了。

    开车全程高速的话也就两个小时,倒也不是很煎熬。

    周臣目送两人离开,虽然很不舍但还好是景天娇陪着,他还能放心下来。

    路上景天娇将徐宁好一通骂,景天娇原本就瞧不上徐宁这种靠睡上位的女星,这会儿又得知徐宁竟然背后这样阴陆景琳,恨不得掐死徐宁。

    当事人陆景琳反而淡定得很,景天娇骂了半天都口渴了。

    陆景琳开了一瓶矿泉水递给她,喝了几口之后景天娇叹息:“您老人家心可真大啊。”

    陆景琳摊手:“问题是现在着急愤怒也解决不了问题啊,待会儿见了面之后我才能摸清她什么套路。”

    景天娇哼了一声:“我一直都觉得你这性格沉稳像我姑父,现在才看清你这心大的特性是随了我姑了,天塌下来你们都不带眨眼的。”

    陆景琳被景天娇的话逗得笑个不停:“我觉得你不应该去演戏,应该去说相声,保证比演戏红得快。”

    景天娇又被她给气笑,不过笑完之后又说:“待会儿她要是有什么作妖的行为,你千万别动,放着让我来。”

    “老娘揍得她满地找牙!”景天娇憋了一肚子的火,就等着待会儿揍人呢。

    陆景琳很是无语:“我们待会儿见面的地方是公共场合,她肯定不会动手的,你要是动手的话可就没形象了。”

    景天娇很是不以为意:“没形象就没形象,我又没多出名,反倒是徐宁,我看看她被揍之后鼻青脸肿的样子被曝光出去会不会毁形象。”

    “姐姐,拜托你待会儿千万要淡定,不要动粗不要动粗。”陆景琳只好这样拜托自家亲姐妹,要是动粗能解决问题的话周臣早就出手了。

    “我跟你说,对待贱人就要用对待贱人的办法。”景天娇跟陆景琳说着她自己的遭遇,“上次在剧组拍戏,有个女演员仗着她自己有名气各种刁难我,我就在她包里放了一条仿真蛇,然后她一开包当场吓得晕了过去。”

    景天娇说到这里快要笑死了:“最要命的是她当时还心仪某位男演员,结果直接在那位男演员面前形象全无,简直太痛快了。”

    景天娇每每想到当时的画面,就笑到肚子疼。

    陆景琳能想象出当时女演员那副花容失色的画面来,一定很壮观,也知道这确实是景天娇的作风。

    从小到大,景天娇在这种事情上就从来没有吃过亏。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儿来形容景天娇的话,那个词就是:骁勇善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