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酒娘子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心机女子

第六百四十五章 心机女子

推荐阅读:都市奇门医圣军婚燃燃:重生国民女神重生之妖孽人生重生之最强剑神地府朋友圈悲剧发生前[快穿]网游之虚拟同步丹道宗师重回六零年:娇妻的奋斗生涯神级奶爸

一秒记住【落秋中文网 www.luoqi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都比不上她,那于燕儿凭什么跟她争斗!

    杜元儿自信满满,因为不能嫁个二皇子妃的失落消失殆尽。这个似乎,她需要自救,而不是等着别人来救她。

    于燕儿也是个蠢货,居然在成亲之前半个月出问题了。杜元儿再一次鄙夷于燕儿,同时也后悔一直拖着二皇子不进府,结果事情出乎她的意料,越来越乱。大大脱离了原本的计划。

    皇子侧妃,变为郡王小妾,落差太大。

    杜元儿能这么迅速调整自己,证明她比一般女子坚强。只是时运不济,功亏一篑。

    “既然有这么大的把握,那就随你吧。娘亲没有帮不上你,至于你哥哥,你父亲,哎,不说也罢。”小于氏叹息说都,儿子和那个刘琳儿黏糊,整日不沾家。杜良那个没用的人,也不知道他整日干什么!

    这边有了母亲的支持,杜元儿放下心来。等到她和于燕儿斗起来之时,娘亲不会埋怨她。

    母女二人在庵堂里休息一夜,翌日一早,陪着于氏吃了早膳,这才准备告辞。

    临走之前,于氏把铺子的地契给了小于氏。

    坐在马车上,于氏看了地契,非常吃惊,道:“元儿,你姑祖母对咱们还是好的,你看这铺子,可是在京城最好的地界。这么大的铺子,没有个两万两银子,根本买不下来。”

    杜元儿一愣,道:“这个铺子这么值钱啊!那现在做什么生意?”

    “这个是地契,另外一张是租赁契约,应该是已经租出去了,并没有自己做生意。你看,租金每年一千五百了银子呢!”于氏讶然,指着下面的契约。

    杜元儿也很眼热,这个铺子之前,位置好,租金也贵。有这每年一千五百两银子。几乎够她在郡王府的花销了。这里的一个铺子,相当于别的地方好几个铺子呢。

    “姑祖母对我们是很好,以后女儿到了郡王府不能出来,您可要经常来看望姑祖母。”杜元儿交代说道。那于家的人都是薄情寡义之人,根本没人来看望姑祖母。

    那些下人很可能看姑祖母人身子不好,不好好伺候,若是母亲经常来,可以敲打那些下人。

    于氏点头道:“你说得对。我会经常来的。这是姑母给你的添妆,改日换成了地契,你自己收着。我这边还有几个铺子,只是位置没有这些好,我给你两个。你若是不能打理,我可以先帮你管着,每个月的出息,我给人给你送进郡王府。你手里钱多了,也能活泛一些。”

    后宅的女人,那点月钱。根本不够用。尤其是那些勋贵家里,那些下人都被养得眼皮子高着呢,没有钱,就指使不动这些人。

    为了让女儿可以在郡王府日子好过一些,于氏多给杜元儿一些铺子。

    杜元儿感激道:“多谢娘亲,等到我得宠,定会回报您的。那萧东河虽然是个郡王,封地也是膏腴之地,到时候女儿日子好过了,定然会好好报答您的。”

    “咱们是母女。还谈什么报答。”小于氏解释说道,现在这样,她只希望女儿能够在郡王府日子好过一些,其他的不敢奢望!

    回到京城。在京城门的时候,居然见到了萧东河。

    萧东河,愣愣看向杜元儿,眼神怨毒。

    可杜元儿不说话,不解释,只有两行清泪。不停往下流。

    萧东河一开始想杀死这个女人的心都有了,可现在看到杜元儿哭泣,心里不知道怎么的,酸酸的。

    他那么喜欢她,这个女子居然骗他!

    可现在她又有什么脸面在他面前哭呢!

    不过这个女人的眼泪,太让人心动!萧东河转头,不再看杜元儿。

    杜元儿不做停留,让人赶着马车继续前进。

    等到萧东河再次转过来的时候,杜元儿马车已经消失不见。一时间,让萧东河心里更加不舒坦。

    等马车离萧东河远了之后,杜元儿这才擦干眼泪。

    “女儿,你别怕,我看那东河郡王之所以生气,也是因为你骗了他,这正好可以证明,这人对你有情啊!”小于氏安慰说道,担心女儿会想不开。

    杜元儿红着眼睛,因为哭声,声音有点低沉,笑道:“娘亲,我才不怕他你,现在我只是在表现自己的无奈和心酸······”

    现在已经给萧东河留下琢磨猜疑的空间,等到她去了郡王府之后,行事更加容易一些。

    小于氏诧异,但更高兴的是,女儿手段高招,以后不用担心女儿被人欺负了。在后宅里,只要拿捏住了男人,女人的日子才好过。不管是正房夫人,还是宠妾。

    “你自己好好保护自己,你进了郡王府,娘亲就帮不上忙了。”小于氏心酸说道,女儿如此聪慧,她很欣慰,但同时也非常心酸,正是她和杜良没用,所以才让女儿锻炼成心计深沉的人。

    见娘亲又要哭泣,杜元儿劝解道;“娘亲,您别哭了。等我进了郡王府,若是和表姐处不来,外婆她们以后就和我们对立了。你可要好好劝劝父亲,让父亲经常去广陵王府。”

    “去广陵王府?”小于氏不解,“我们都被赶出来了,怎么好意思再去?”

    “又不是让你去。”杜元儿解释道,“再怎么说,咱们和广陵王府一个姓氏,出身同族。你别跟父亲吵架,多说我在郡王府过得不如意。可是王爷对父亲一直不错,而父亲也一直很尊敬王爷。只要父亲诚恳,广陵王府已经会照拂你们的。”

    “这真的行?”小于氏不相信,把广陵王是个铁石心肠,对杜良根本就不好,又怎么会对她们一大家子好呢?

    杜元儿见小于氏如此,知道娘亲一时过不了心里那道坎,道:“娘亲,不让你去,是让父亲去。我们和广陵王府有龃龉,但父亲没有。别看父亲别的用没有,但父亲在京城从来就没有得罪人,尤其是没有得罪广陵王府的人。如此一来,父亲经常去王府拜访,所以去王府,也不会有人拦着。再者,父亲经常出入广陵王府,我作为父亲的女儿,杜家旁支的女儿,那郡王府的人还不得对我高看一眼。如此一来,我在郡王府的日子才能好一点。”(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